账号:
密码:
霸天书 > 玄幻 > 不羡仙(快穿仙侠 古言 1v1 sc) > 第三百三十四章闺阁秀女.替嫁风波 rouwenwu
  周九霄言说着,手上越发的用起了力。
  叶辕诚眼见着自己的亲妹妹就要被掐的断了气,急忙上前阻止。
  可周九霄现如今宛若修罗夜叉,叶辕诚方才上前便被周九霄一拳打出了老远,他跌坐在地上连连呛咳,再不敢上前去。
  叶老太太与苏父苏母亦是生气加愕然,一时间皆是激动的不行,就连叶弘阙与张闵琴都是急切的冲上了前去,质问起了叶珮兰。
  本应今日出嫁的槿清竟成了叶珮兰,还是被周九霄当场识破,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了,一时间,叶家上下乱做了一团……
  一直到了黄昏时分,此事都没追究出来个所以然……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  花市灯如昼,月与灯依旧。
  天色渐暗,街道上照旧热闹纷呈,叶府朱门紧闭,全然是两个世界一般……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  槿清缓缓睁开眼,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,入眼却是十分陌生的床帐……
  她缓缓坐起身,顿觉一颗头昏昏沉沉的,身子也重的很,瞬间无力的躺回了床上。
  “我这是在哪儿……”槿清喃喃低语,满心满眼的不解,自己不是在叶家,等着周九霄前来迎亲的吗?怎么到了这里……
  槿清瞧了瞧窗外,俨然已是黑天,白日里的记忆涌上心头,顿时紧张了起来,周九霄在哪?这里又是哪里?
  正疑惑不解间,就听“吱呀”一声开门声响起,槿清似受惊的兔子一般瑟缩了一下,强撑着身子坐起了身,紧张的望着门口……
  那房门一开,进来的竟然是邹景乾!
  槿清霎时间便缩进了床角,小手紧紧地抓着被子,徒劳的挡在胸前。更多免费好文尽在:r ouwenwu7.c om
  邹景乾见她醒了过来,面露喜色,将房门关起便急忙忙的来到了床边,甫一坐下,便欣喜道:“你醒了!”
  槿清仍是一副受惊兔子的模样,瑟缩在床角,一脸戒备的望着邹景乾,胆怯却又急切的问道:“我怎么会在这儿?你又怎么会在这儿?”
  邹景乾顿了顿,也不遮遮掩掩,直言同槿清说起了前因后果……
  今日是槿清与周九霄的大喜之日,他邹景乾与叶珮兰的事情虽是闹的不太好看,可到底叶珮兰也即将是他的妾,两家也算得上姻亲,即便是维持着浮于表面的体面,周九霄同槿清的婚宴,他也得在受邀之列。
  他虽心中难受,却也只好死了心,想过随便寻个由头不来就是了,可思来想去,还是忍不住想来见一见槿清出嫁的模样。
  彼时邹景乾的马车就停在了叶家正门口,邹景乾自车中下来同父母一并进了叶府,同一众宾客寒暄了几句之后,着实是心里难受的很,想着槿清马上就要嫁人,成了他周九霄的娘子,他心中便越发的难受,便又觉着免得心中伤怀,槿清出嫁的模样就还是不看了吧,于是便随便寻了个由头,提前回去了。
  上了马车,邹景乾便命车夫驾车而去。
  他想了想,心中难受,还是不回家中了,莫不如到自己在青瑛巷的宅子去,独自静一静,喝喝酒也好。
  邹景乾想要前往青瑛巷,便势必要经过叶府的后门,正巧赶上了几个壮实的粗使婆子抬着麻袋鬼鬼祟祟的出门而来。
  彼时的邹景乾也当真是凑巧,他一进马车便觉着胸口闷闷的难受,便顺手打开了车窗透透气,这方才刚好发现了这其中的事……。
  见此情形的邹景乾顿时起了疑心,今日叶府办喜事,府门大开,饶是要饭花子要进府去讨个吃喝都不必这般的鬼鬼祟祟,如此这般,必是有什么蹊跷……
  思来想去,邹景乾还是拦下了那辆马车,竟就这样机缘巧合的救下了槿清……
  可邹景乾虽是救了槿清,却没有将她送回叶府去,而且趁机偷偷的将她带到了自己在青瑛巷的宅子……
  槿清听罢,心有余悸的很,她依稀记得是琳琅用浸了迷药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嘴,继而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,她与琳琅无冤无仇,且她还曾经帮她瞒住了她与叶辕诚的苟且之事,她如何要这般的害她?
  还有眼前的邹景乾,槿清并未对他生出什么感恩之情,而是一眼便看穿了他的不怀好意……
  他若是真的好心,现下守在自己床边的就会是周九霄,而非他邹景乾!
  想到此处,槿清抬眼,试探道:“你为什么要带我来你这?”
  果不其然,此言一出,邹景乾边心虚的避开了槿清的视线,他不想直言说出自己的目的,索性沉默着。
  槿清见他不语,越发确认了心中所想,无非是趁人之危罢了,她不屑的在心中冷哼一声,也不再追问什么,起身便要下床去。
  可她被下了迷药,甫一下地便是一阵眩晕。
  邹景乾急忙起身将她扶住,却不料被槿清狠狠的甩开。
  浑身绵软的槿清用力过猛,竟将自己甩的一个踉跄,跌回了床上。
  这一起身,槿清方才注意到自己竟只穿着一身中衣,下意识的便抱起了臂膀,警惕的看着邹景乾。
  邹景乾急忙道:“你的衣裳可不是我脱的,我把你救下来的时候你便是这个样子了!”
  槿清一怔,思绪再次回到了晕倒之前,彼时的她是穿着嫁衣的,竟是有人将她的嫁衣扒了去装进了麻袋里!
  天哪!槿清稍一回想,便觉心有余悸的很,自己昏迷的时候里都经历了什么啊!?
  槿清紧紧的握着拳头,指甲刺入手掌,留下一排浅浅的月牙印。
  疼痛感让她冷静了几分,她的身子现下除了有些绵软无力之外,并无其他感觉,想来邹景乾救她的及时,还并未来得及让她被人如何……
  想到此处,槿清抬眼望向了邹景乾,平静了几许之后,言说道:“邹小将军救命之人,小女子感激不尽,若是家夫知晓,定会备上厚礼前来重谢。”
  槿清这话是话里有话,邹景乾如何听不出?
  她无非是在警告他,若是想要趁人之危,周九霄是不会放过他的……
  一想到槿清竟这般的对周九霄死心塌地,邹景乾便醋意翻滚,但见他眸色倏然阴沉,冷哼一声道:“你二人还未拜堂行礼,如何称得上家夫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