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霸天书 > 其他 > 友情变质(纯百强制爱扭曲1v1) > 友情变质42冬令营(剧情)
  预警:关于现实设定有私设。
  本章及后面好几章都是剧情章,推主线感情进展,是小纪初中篇,讲的是她初中的往事,依旧带点高血压,难听发言404,主要是走个人物塑造。
  距离上次的林景媛的生日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两人依旧是陷入在繁忙的学业之中。很快,她们迎来了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期末考试。
  大家对此都不是很紧张,毕竟高三每月一次大考、每周一次小考,考考考,人都要考麻了,而且高考将近,管你是期末考试还是月考,有什么区别呢?
  所以林景媛和纪晚筠也是很轻松地度过了这次考试。而对于她们来说,期末考试只是餐前小点,这个寒假,她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。
  比如东大和西大的冬令营。
  虽然是文科生,竞赛保送渠道不如理科生多,但是对于她们这样的优等生来说,却还是有不少的机会可以把握,冬令营就是其一。
  全国大学top2位,西大和东大。
  东大综合性强,西大主理科和工科发展,所以一般来说东大会成为优秀文科生的首选,但是近年来西大想补全短板、发展学校综合性,所以也抓紧发展文科专业,原本在文科生招生上井水不犯河水的两所大学也逐渐焦灼了起来。
  而冬令营,则就是他们两所大学为提前招收各省优等文科理科生所办的,只要加入冬令营,通过面试和笔试,获得优秀营员,就可以在高考报考录取时降低20分左右录取——往年要降得更多,只是近年来这方面入学抓得严,所以也卡了资格。不过虽然听起来不错,但是拿到名额也是非常难的——冬令营会从全省各大优秀高中里招收30-40位学员入营,但是优秀营员的名额只有3位。
  而全省最知名最有竞争力的高中有三所,一所是林景媛与纪晚筠所就读的御城一中,另一所是东大附中,还有一所是非省会所属的龙城七中,但是因为龙城七中高考主打民族生加分优势,实际上综合实力还是弱于前两所高校,因此,在冬令营的竞争里,御城一中与东大附中最为激烈。
  “嗯?今年的冬令营开办地点好像变了,往年都在御城大学,今年怎么开到东大附去了。”
  一般来说,冬令营选址都落在各省最好的大学,但是今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,东大冬令营选了东大附中作为营址——这说明大家都得跑去东大附中吃喝拉撒7天,而东大附中的住宿环境嘛……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而纪晚筠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脸色白了白。
  “话说,纪同学的初中好像就是东大附吧,对住宿和吃喝这方面的条件是不是很有了解?”
  御城一中的文科生推荐名额有3位,所以班主任按照平时的考试综合实力将林景媛、纪晚筠和乔岸琳推了上去,因此,刚刚的这句话,出自乔岸琳之口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这倒是,挺令人诧异的一件事。
  因为东大附中分高中部和初中部,内部有优等生保送政策,所以一般来说东大附初中部的优等生都会选择保送至高中部,很少有选择出来参加中考然后考进御城一中的——更何况,纪晚筠是文科生。
  “其实住宿条件还可以,一般来说上床下桌6人寝,但是食堂蛮难吃的……不过我们这次应该是去住高中部,所以我不太清楚。”
  似乎是有什么心事,纪晚筠此刻对冬令营实在是心不在焉,对乔岸琳的问话也答得比较敷衍。
  “怎么了晚筠,很紧张?”
  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安,林景媛探头问了一句。
  其实纪晚筠心态还是很不错的,很少有因为过于紧张而失误的时候,这点还蛮反她那乖乖糯糯小女生长相带给人的刻板印象。而今日她如此不安,如此反常,倒令人无比疑惑。
  “……没事。只是突然想到要回母校了,有点感慨。”
  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她笑得很勉强。
  “真没事吗?是因为考试而紧张……?”
  “真的没事,就是有点感慨。”
  见她不想说,林景媛倒也没再追问,三言两语转了话题。
  纵然有什么事,她也相信自己可以当场为她解决,此时她不想说,那确实不用如此追根究底。
  很快,三人加上通过考试拿到参加名额的一中同学,一同出发前往东大附中。
  东大附中的学习管理制度都要比御城一中严很多,所以即使冬令营的时间是全市的高三放假时间,东大附的高三生也依旧在补课上学中。
  “这环境也太差了吧……”
  通过考试拿到参加名额的一中同学在参观学校时,忍不住吐槽。这可是东大冬令营,往年要么定址东大要么选址御大,好歹都是不仅名气而且环境也数一数二的大学,今年突然定到东大附去,只是从一所高中换到另一所高中,这落差谁受得了。
  “我去给大家领一下名单还有附随教材,大家在这里等等我。”
  作为年级第一、最有威慑力的人,林景媛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中人的领头羊,负责一系列登记和领取事务。
  林景媛跟老师进到办公室领取学习用品,纪晚筠和乔岸琳还有她们俩不熟的一中同学在外面等着,正当她们等得百无聊赖的时候,对面走廊突然走过来一队人——是东大附中的参加营员。
  而看到领头人的相貌时,纪晚筠的面色一僵。
  相对的,领头的男生也在看见她的脸庞时,嘴角勾起了极为恶意的弧度——其中像是有嘲弄、又带着厌恶。
  “哟……让我看看这是谁?”
  “这不是我们当年全年级都赫赫有名的纪、晚、筠、吗……怎么,你还有脸踏上东大附中啊?以为逃到御城一中去,没人知道你初中的腌赞事,你就可以厚着脸皮装好人了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听到这充满恶意的挑衅,就连乔岸琳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  “同学,这里是公共场合,说话注意点。”
  “哟——怎么,这回纪女士学乖了,不选择装乖装清纯无辜吊男人了,学会抱女人大腿了?”
  似乎是被插嘴的乔岸琳惹了火,对面领头的男生开始更加阴阳怪气,连带着他身后的其他男生也开始七嘴八舌了起来。
  “呵呵,所以我说什么——江山易改、本性难移。我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  啪!
  一本书狠狠地砸到了说话的男生脸上,硬将他肮脏的话语生生砸断。
  “**!谁**没长眼睛!?”
  话音未落,第二本厚厚的书又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,他被直接砸得摔倒在地,昏头转向,眼睛里喷出火焰。
  “不好意思啊,同学,手滑了。”
  一道阴影落在倒地的男生身上,还抱着一摞书的少女表情似笑非笑,缓缓地低头看向瘫在地上的男生。她瑰丽俊美的脸上已褪去曾经的温和,双眉间凝结着的是寒意深深。
  “你刚刚说什么,可以再说一遍吗?”